站內搜尋

進階搜尋
主選單
陶瓷藝廊
Z (43).JPG
瀏覽統計
最新訊息 : 口述歷史社團篇訪談逐字稿
發表者 jsp168 於 2005-05-19 21:16:13 (3954 人氣)



口述歷史社團篇第二次訪談逐字稿
訪問者:陳彥達(主訪),王業翰
受訪者:陳銀生
時間:2004/12/16

達:陳先生,那這一次,我們是想請問一下,能不能請你就小時候的生活環境,還有家庭狀況,請你講一下這樣子。
陳:小時後的環境和現在的大環境完全不一樣,有差別啦……那時整個環境有差別啦……當時就是說,你是問我小時後特別做些什麼是不是?
達:就是說,生活狀況還有就是家人或朋友,希望了解那時候整個社會大環境的狀況……
陳:嗯嗯……那時候的大環境就是跟現在完全不一樣。那時候的生活水平跟現在比實在差了一些……那……十……ㄟ大概在七……就是比較懂事的……上小學那個階段。可能幼稚園那時候還沒有……還沒有什麼了解……有……應該是三四十年代,跟現在的大環境完全不同喔,跟現在的生活就是說,跟現在比,以前什麼看電視啦,呵!什麼都沒有。哪像現在,什麼這麼多台。當時我小的時候,還沒有電視。那時候可能是我……在我印象中小的時候,那還有一些什麼傳播之音……什麼的……台東都聽的到。也沒有說,像現在媒體那麼多,像什麼電腦都沒有,跟現在差別很大。那時小孩子要知道一些……要知道一些事情,總是比較困難……嗯嗯……沒現在那麼方便。
達:那時候的話就是爸爸媽媽是做什麼的?
陳:ㄟ,我媽是做一種養殖事業……就是ㄟ,養養金魚、觀賞魚那種的店就開在萬華。我們那個店家,就是我祖父傳授下來的,傳給我們開蠻久的。我懂事的時候,我們家就是一個店面,就是養殖金魚,觀賞魚。那我們家的坪數是在台北市……是算蠻大的……就是住家幾乎一佰坪有。那時候的環境……環境算很大的,我們後面還規劃成養殖培育金魚的……那個自己孵大……就是培育讓魚孵大,孵大之後……之後在市場上銷售醬子……那時候我跟我爸學……但我沒……沒興趣做……這個行業,是到我爸爸這個時代就結束了。
達:那陳先生為什麼沒有想說,要把這個行業傳下去就是說……
陳:就是說那個行業到我爸爸的時候……我記得我叔叔……我的祖父生了我爸爸和三個兄弟然後就是就分家產,就是說我爸爸的三個兄弟……原本是住在出生地,後來就分家了,就把祖父那一棟賣掉,在萬華,就是把它賣掉,就各自……
達:就是說分了之後就結束營業?
陳:對,在民國五十六年的時候,我記得是五十六年……那時候。
王:那其他兄弟有沒有去接這個?
陳:沒有,就是我爸爸的三個兄弟……各自都從事不同的行業。後來就結束掉了……就只有我祖父做這行業做很長……
(有電話,談話中斷)

陳:那小時候就是醬子。就是這個行業……我就沒有再去接觸……就是養魚啦,培植那個魚啦,那個行業。那我再也沒接觸這行業了,醬子。那我小的時候,就是對那個畫魚蠻有興趣的。那……那時候有什麼補習喔,我都有參加……那還有就是說,我小時後我的有一些那個堂弟,他們畫圖都很差,我就冒充他們幫他們話,嘿嘿!那那時候畫的好的,老師都會貼在後面。
達:那時候就有喔。
陳:嗯,那時候就是,只要好的老師就會貼在後面,阿都是冒牌的,呵呵!那有時,有時有額外的繪畫課,就是老師會開阿。畫圖不是天生每個人都有興趣。那時候,有時要畫家裡阿,什麼的,有時候要畫日出阿。那小時候都是用一種筆你們知道吧?
王、達:有。
陳:現在還是用這種筆。那我們小時候讀小學的時候跟你們有些不一樣的地方,有上算盤。那……你們知道嗎……那個上課用的大算盤ㄚ……薄薄的,吊在黑板上。
達:喔,對對。
陳:就是那種大算盤。就是醬吊在黑板上,我不知道現代小學還有沒有這種珠算課……那現在還有沒有教?
王、達:有有。
王:我們小時候還有教。
陳:阿阿就是用那……
達:對對。就是用鉤鉤就不會掉下來。
陳:那以前小時候就是學那個,就是算數。我就沒興趣阿,要是學那個美術,我就比較有興趣呵,呵。所以要是有選擇性……選擇性的那種課堂就好了。阿老師說的當然也是要學,不能說自己選就不學這樣子。阿以前老師上課都是用黑板嘛,那個黑板就要用粉筆阿,那個……阿老師以前都教很嚴……嗯,都會打人,打手心阿……那時候都很嚴啊……
達:現在沒有這樣嚴格了。
陳:嗯,現在教育……老師太嚴喔……已經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有些……我有一個老師阿,他喔,把褲子脫下來打屁股喔,就上黑板喔,打給我們看……呵呵呵,這個就是有一個醬的老師喔。現在有的學生爛到……也不能打……
以前的家長,老師喔,說你成績不好喔,就跟老師說你盡量打沒關係喔。現在不行。現在老師打的話,搞不好被校長告,呵呵!我記的印象中的小時候是醬子。
以前生活水準……就是說……生活水準沒那麼……覺得沒現在那麼好。帶便當喔!就是說上課的時候自己帶便當,以前沒有……便當都是自己家煮好帶到學校去,拿便當到學校去蒸醬子,用鐵盒子裝醬子……那,那時候每個小學舉辦的那個……郊遊喔,那時候生活水準不像現在那麼高喔,要郊遊很高興喔,今天晚上就準備一些糖果還有就是水果,然後包一團。然後我們小學就是說喔,是在萬華。那我們差不多到新店去玩,感覺就很遠了。以前坐火車喔,萬華有到新店的火車。
達:真的喔!新店就在我家附近。
陳:阿你是在新店長大還是怎樣?去問爸媽以前新店有沒有火車。
達:我家搬到新店附近只有大約二十年而已。
陳:是喔。到新店的火車不知道幾年前才拆掉的。你不知道新店有火車站喔……你爸媽都住在新店?
達:嗯,住二十五年而已。
陳:你爸爸幾歲阿?
達:四十幾年次的。
陳:四十幾年次……阿之前是住哪裡阿?
達:之前是住汐止。
陳:對……那應該知道,你回去問問看。有沒有新店火車站……火車有沒有開到新店的。台北人應該知道。以前那個火車還是用那個木炭,冒煙的……就是說,那時候我們要辦那個交,嗯……以前叫遠足啦,現在不知道叫什麼……
達:校外教學。
陳:跟現在名稱有差別啦,以前最遠還有到新竹,新竹有獅頭山喔,喔!以前沒有高速公路,到新竹回來很晚了醬子。那是最好的遠足。那時遠足還要排座位。阿那遊覽車旁邊還有電風扇。阿那個座位走道中間還有坐人……就是那時候資源比較缺乏,所以車子的走道中間還有裝位子,擠那麼多人才符合經濟效益。現在已經禁止這麼做了。後來才慢慢改善,覺得妳中間不能擠那麼多人。以前有座位就不錯了。我以前還以為說可以做到窗戶旁邊,那是最好的。沒想到只能擠……像那種高層的遊覽車。以前那個時代啦,只有電風扇沒冷氣。作火車作火車我們學校是在萬華那邊啦,就排隊走路到火車站去。阿如果說到新竹就有遊覽車開到我們的學校去。我現在說遠足是什麼意思你們知道嗎?
達:嗯,知道。
陳:知道喔,現在應該還有印象。
達:小學的時候都叫郊遊。
陳:對對。好像現在還有人叫遠足的喔?
王:爸媽還是有。
陳:呵呵。有些名詞是懷舊。如果很久沒有人用的話就沒人知道。像去國外,嗯留學阿,那個好像改成叫遊學阿……
王:那個是不一樣的。那種就是團隊阿就是去外面阿然後有玩也有上課。
陳:對對。那以前遊學這個名詞我們沒有……
王:對對。
陳:我以前都跟人家講留學阿,現在好像名稱又改了,像以前阿,哪有手機,這個名字沒有嘛。嗯,剛開始的名稱是大哥大阿,後來大家同時講一個定義叫手機。以前名片上都印大哥大……現在,嗯,衍生出這個比較奇怪的名字比較符合……那時候大哥大長很醜像這樣子,哪……以前哪有醬子,以前家裡的電話是有拉要幾乎幾家才一具電話。以前電話都是統一黑色的有沒有?ㄟ,是電信局那時候要申請電話市蠻困難的。ㄟ,說我們這條街上有幾戶阿,那時候電話沒那麼普遍……沒現在那麼普遍。我,嗯,我記得……我好像讀國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才有電視。剛出來……出來好像有一個那個教育電視台,不知道喔?那個教育電視台他有那個台視,華視是後來才有。那時候都是黑白的喔,不知道是哪一台……華視還中視,中視最後開撥的時候……三台電視才有中視。那時候有電視是很頂呱呱的,那時候剛出來的時候,很希奇喔!那麼大,電視還要蠻大的,呵呵!那時候剛出來的時候是怎樣?一天有幾個小時喔,幾個小時有彩色節目,有兩個小時……你要買彩色電視才會是彩色的,然後是蠻貴的。那一天好像……一天只有兩個小時出來而已喔。大家看那個顏色那麼漂亮喔……現在的話說都不稀奇了。三台電視以前,說有第一個有電視的,很多人沒有電視,就去湊在一起看。幾個鄰居就擠在一起看,醬子喔!好的節目大家都擠到哪一家有電視的,一起去看。那有電視的就開給他們看醬子,那時候是在民國六十九年……ㄟ,六十幾年的時候。那時候經濟就是說,十大建設出來後,工廠啦,機場慢慢的出來。像是那時候是蔣經國那個時代的。是比較有看到明顯的進步……嗯,是六時年初的時候。那時候慢慢的一直開發,就是很明顯的,我看到台灣經濟在起飛。嗯,印象就是醬……你們感覺出生到現在,台灣沒什麼大變化喔?就是沒大起大落,我們有明顯看到。就是在民國六十幾年的時候,有很大的變化。你們讀書的時候,就知道公路喔?我們高速公路在開發的時候,三重那邊在開挖的時候,那時看到那,呵呵!看到那高速公路給台灣經濟帶來很大的作用。隨便說,你到哪裡喔,時間都縮很短,節省很多時間。以前沒高速公路,單單你到……到台中,你就早上出門,到台中你要一天才能回來,一定要過夜,要整整該一天才能到高雄,沒有人那麼拼。所以我是覺得高速公路帶給我們台灣很大的經濟繁榮,嘿嘿!這是我小時候到……小時候的一些記憶。
達:那你剛剛說,就是分家之後阿,父母親就是……有沒有從事其他的行業?
陳:ㄟ分開的時候……就是,我父母親就是……就蓋個店家,蓋個小商店這樣子,就賣些……像超商這樣子。
達:那是你幾歲的時候?
陳:十九歲。還沒當兵,當兵是二十一歲的時候。我那時候……嗯,應該是十八歲,距當兵還有兩三年。那時我就幫我父母賣,就是像超商……以前是雜貨店醬子,開了一段時間。
達:陳先生我想請問,就是說,你有沒有兄弟姊妹醬子?
陳:兄弟姊妹我有五個。
達:那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況怎樣?就是說他們有沒有也從事藝術類的工作?
陳:我的弟弟嗯……他現在是學電腦的,他現在在電腦公司上班。我……我的五個兄弟姊妹個個工作不一樣,我姊姊嫁人了,她跟父親做生意。弟弟是學電腦……那其他的每個行業也不一樣。
王:那都是在台北嗎?還是在不同的地方?
陳:都在台北我的五個兄弟姊妹都在台北。就是一個姊姊嫁掉了。那我弟弟……我弟弟……他的……他小時候有小兒麻痺過,所以他現在有領殘障手冊。他現在去上班有小公車,那個殘障公車,就載他去上班。他是說以前上班都坐計程車嘛,在南京東路上班,他就現在每天坐那車子上班。
王:那陳先生你是排第幾的?
陳:我排第二。
王:那上面一個姊姊下面都弟弟喔?
陳:沒有ㄟ。我下面是兩個妹妹,一個弟弟。以前人都五個兄弟,光算男的。我們不是很多阿,像我這年紀……我爸媽那一輩都生七八個,我們就兩……一般兩個,三個,四個的狀況也蠻多的。你們呢?
王:兩個。
陳:像你爸媽的年紀四十幾年次吧。跟我差不多,那差不多父母都兩個吧?
達:嗯嗯。
陳:呵呵。像我兒子也是兩個。像我們這一代的,生兩個……兩個兒子是比較多的,應該不算少,呵呵呵,我爸媽那一代很少聽說有生一兩個的,都是生五個六個,甚至八個以上或以下。
達:陳先生我想請問一下說,你剛剛提到說,小時候家裡做養魚的行業。那在當時來說,這種行業的經濟狀況算是好嗎?
陳:那時的經濟狀況,嗯,那時養個魚喔,人家來接受這種東西喔,是說家庭情況……是說蠻好的才會買魚。那時又像我們這種養魚的,就當時的經濟狀況來說,那個生活水平,那個收入阿,還算不錯的。我們那時候家裡還有那個電話,那以前那個,我們街是一排房子……嗯,就是說這條街是一排住戶,二十個商家連在一起嘛,裡面兩三個有電話的就算不錯了。因為那時候我們做生意一定要用到電話嘛,那哪裡像現在一條街要接二三十條線醬。那時候一條街有兩個,就已經不錯了。在那個時候並不是每個店家都有……就是不是每家都開店,有時有一半有開店,一半是住家,以前不是每家都是店面。還是有人當作住家醬子。類似現在的鹿港……鹿港小鎮醬。他們門窗都是醬的。現在都還保留著以前那個門喔,我以前那個住家,現在還在。我看那些門,都很舊的。鐵門什麼都沒有用,那種拉的門。那種舊的東西現在去看看還看的到……叫廣州金,就在老松國小的後面。就是說……老老的,都沒有拆掉重建,不知道要怎麼改造。像現在的信義計畫區,都可以規劃那麼好,因為他以前都沒有房子的,像萬華是老街市,你要改喔……那房子算很舊了,百年老房子阿,以前的那種房子都是長方形的,一格一格的,畫圖給你看……現在的店家是……四方形沒有錯……以前的老房子……一戶一戶中間很長……不像現代……走進裡面都沒有窗戶……那很長喔!我們住家是也有空地,不然喔,都牆壁喔。不像現在……只有一二樓留有窗戶阿……你進去的話房間都沒有喔!現在如果進去住,一定不習慣,就是醬子。老式的房子……不過這房子,在萬華地區,因為大家都住很久了,你如果說要改造,因為涉及整條街啦,尤其是有好幾家,這兩排……目前都是……都是很早的。接後面,就是老松國小,是世界最大的小學,你聽過沒有?現在變成永和的某個地方……
達:秀朗國小。
陳:阿……以前是他,阿後來被破紀錄了。秀朗國小,我記得他是人數最多的地方,是醬子。
王:請問一下你們家那個老房子還在嗎?
陳:轉賣給別人。現在那個人不知道有沒有再賣給人,但房子還是在。
王:所以說現在家人都不在萬華了?
陳:我有一些親戚還在萬華……我叔叔啦,他們現在還在附近。只有我現在搬到這邊來。我是民國七十幾年……六十幾年……六十五年……六十幾的時候來這裡定居到現在。
王:那爸爸媽媽還是住在三重那邊?
陳:ㄜ,住台北市。我爸爸很早就往生了。他五十一歲的時候……他有肝病,比較早過世。我們在三重住一段時間。後來才又移動到台北市,後來我又才移到北投來住,到現在。做這陶瓷的工作。到現在……從民國六十幾年。
王:那,那個時候的話,就是一些那個,其他的親戚也一起住在萬華嗎?
陳:有。以前……親戚就是……以前就是算一個大家族啦,那時候的兄弟就住在萬華。那時候一棟房子住的很複雜,現在台北市住醬的房子粉少了……以前祖父和兄弟都住在同一棟房子裡面。後來時空環境變了,就把房子賣了,個人住個人的,現在連鄉下現在這種房子都很少啦,現在環境都不一樣了。比如說你爸媽結婚之後,就會不跟父母住在一起。現在環境差不多這樣子。以前都是跟大家住在一起。你看叔叔伯伯都住在裡面,現在沒有了……現在就差不多是醬子,分開後,每個……每個人行業也不一樣了。像我們家就開雜貨店,開到我當兵的時候,就沒有再做了。我是民國六十一年去當兵,六十三年退伍。你們當多久?
王:現在縮減成一年八個月。
陳:在軍中兩年,感覺時間過的蠻長的……蠻嚴格的。現在不知道修改的怎樣。我看現在當兵還有什麼……以前當兵都是一件綠制服而已,現在是說他們上體育還有另外一種衣服,以前都沒有,現在可能比較有一些改進了。以前當兵沒那麼……沒那麼好過……一切都是克難式的,都是以嚴格的方式……以前給你訓練的……那種感覺……我覺得現在當兵還蠻……還算不錯啦。你們有沒有要去當兵的?
王:還沒。畢業以後才有去當兵的。
陳:阿你們是有那個,有那個……
王:成功嶺。
陳:現在聽說都取消了。以前好像是去成功嶺,然後後來總共兩年。後來成功嶺取消了,也沒有補回來。現在覺得以前訓練的用不到阿,政府就把他取消了。現在那些訓練很多都用不到阿,什麼衝的……什麼打阿,現在哪有用到這個,還有徒步前進……呵呵!!
王,達:呵呵!!
陳:你們有上過軍訓?
王:有。
陳:那……那個什麼打靶,什麼都有……有那些訓練喔?
王:有。
陳:我們以前都做過這些千篇一律的工作,哼,還要匐伏前進還要什麼……那些工作都很嚴,但是都是混時間啦。我們那時候當兵……好像當兵……好像……都是沒有什麼用的,那時……又都是混的。現在叫你去打,你也不會,呵呵呵!以前練這麼多,都不符合現代戰役。那些訓練都不符合現代戰役需求,呵呵呵……這是我的感覺啦。
王:陳先生你是當完兵後才去學陶瓷嗎?
陳:對對對。當完兵後,就六十……三年回來之後,就……我就去學一些,那時候還沒去製作陶瓷,那時候去學一些那個油畫,還有學一些國畫。一部分是學習,一部分……一部分是自己進修,自己再進修些繪圖的東西,又上課。我記得是在六十四年左右,再去陶瓷場學過。對對,學了兩年六十五,六年……六十六年才來這裡定居,開始生產這個,六十七年。學這個剛開始的時候,我這個……跟一些股東合夥,我在這裡學做,因為不保證能成功開成……就是說是……是做看看……ㄜ,後來慢慢有成果啦,就覺得說一開,ㄟ,一開就嘿嘿!!越來越順手了,就延續下去,開到至今。那時候我心想說,那時候很多行業、我的很多同事創業,都不一定成功,就是做幾年之後就沒在做了。那我算運氣也蠻好的,也是說……要很沉著啦,很多東西做了,就想說把他做好一點……ㄜ,就一直延續做下去。
王:那跟那幾個合夥的朋友是怎麼認識的?
陳:在陶瓷場。就是一家北投的陶瓷場,就剛好那時候我們都年輕人嘛,大家有認識的……那就是認識的就湊合在一起,我本來……我學畫圖比較強,那他,另外一個,他是學製模的。ㄟ,就是剛好湊齊了五個人,他們各有各的專長,就來這裡了,開始做。阿,那時候我告訴過你,就做到現在,有段時間,有人……他們生涯……他們又要再去開一家,最後喔,還好啦!還留我一個人在這裡,這裡……跟你們講過,就一直延續下去,那我就是說,沒有想說去換什麼,我比較沉著於這種工作,沒想去換什麼其他的,然後就繼續做下去,做到現在。就是保持這行業繼續做下去就對了,也不想換什麼。
王:那陳先生你不是當完兵有學過一些油畫那些東西嗎?那請問是說,只是單純學嗎?還是是像到陶瓷工廠去打工作學徒那種?
陳:沒,沒有。那時還沒接觸陶瓷。就學那個油畫而已,那……那時候學了也沒有說,想到以後會做營業的事,就是學而已。就是有興趣而已。我是後來慢慢進入了陶瓷場工作醬子。因為我畫圖和學陶藝有一點點連帶關係,所以說也是要學好。結果還是有用到啦,反正就是應用到繪圖方面就對了。
王:那怎麼會……剛好就是找到那個陶瓷場,然後在那邊學。有朋友介紹嗎?
陳:ㄟ是我自己……就是說,我在北投這裡看那個陶瓷繪圖醬子,就去……就是去想說,ㄟ這個工作……那時候需要一些工作。那我覺得這個工作很適合我,於是就開始去做醬子。那時候薪水大約一千多,嘿嘿!啥都還不大會,是慢慢學,去學出來的。
王:那陳先生你是退伍幾年,才去那個陶瓷場的?
陳:嗯……六十三年退伍嘛,那就六十四年初。
王:所以之前那一年,就是都在學各種畫畫?
陳:對對對。也沒有浪費掉,就六十三年五月退伍阿,拖到年底就去學,六四、六五、六六……學了兩三年。到了六十六年,才正式的去做醬子。
達:那陳先生我想請問一下說,在整個小時候說,有沒有讓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陳:我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喔……印象……以前的點點滴滴是想不太起來……嘿嘿!你是指哪一方面的?
達:都可以。就是讓你到現在還記得的很清楚的事。
陳:任何東西喔……ㄟ,就是說……ㄟ……你問我小時候的事情喔,那些生活的點點滴滴……我有點模糊……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因為那時的生活水平較低,以前都很單純啦!有什麼……不像現在,那麼機械化,很單純啦。現在生活就都……動不動就有抗爭,以前都沒有。以前的時候,警察你開罰單,就開罰單。看到警察就……哪有跟警察抗爭的,以前警察蠻大的喔!假如你說跟他大小聲就……現在就是……有時候覺得環境變很差啦!以前……我跟你講啦!我們萬華喔,每次遇到颱風,會淹水,就我們眷區那地方,萬華的另一半叫……村那裡。常遇到颱風會淹水,那時候房子沒那麼好,那我的姑姑……就會到我家避難。等淹水退後才慢慢清理下去,那以前醬誰敢抗議阿!淹水就淹水,哪有現在說你淹水還要發麵包給你吃啦……怎樣的,呵呵!你淹水以後,隔天才回去整理家園,哪像現在……哪裡一淹水,就怪政府哪裡做不好。以前都是真的很平靜啦,那時候威權時代比較重啦,現在那麼民主開放,你就什麼都可以講話,發出聲音。你淹水是自己的事喔,老百姓是都沒有想說,這個是自己的事情,只能怪自己。一切都去怪政府,對不對?我……我個人是認為,以前是做官的比較好管,官比較大,哪像現在百姓比較大。以前只要是上面做什麼,我們就說好,做好就好。你哪有什麼意見?在當年……這些事,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這……總之差別是以前……是沒什麼民主,現在是太民主,如果太民主、太自由了的話,會……就是說,如果說不民主,就沒有自由,太過民主,糾紛就會越來越多……以前什麼不管是道路哪裡,什麼要拆,上面說要什麼就做什麼……民主有好,也有不好的地方,以前比較容易管、控制,現在不能控制。以前總統是講一句話,別人就不敢怎樣……老蔣那時代……老蔣的時候,你講什麼,馬上被人抓去,嘿嘿嘿!小時候很多事情就是醬子……現在人思想頭腦,跟以前的人又不一樣了,像現在有人跳樓,要跳又不跳下去,大家都在看……他又掛在窗戶不跳。又怪這裡救難不好,然後救難來的話他又不跳,我在想說,你就不要阻止他跳,他就不敢跳了,他就沒戲唱了,你就不要去理他嘛,有樣學樣阿,像那個燒炭自殺……以前哪有燒炭自殺……哪有燒炭會死掉的,都是那個寫來寫去。昨天還有那個採訪,那個日本的記者來採訪那棒球隊阿,看到我們的媒體嚇一跳喔!拿那個攝影機到處跑,這麼多,我們這種媒體實在太多了,哪裡發生什麼狀況,他都知道。在樓上吵架阿,什麼狀況,他都知道很厲害,有辦法去拍到他的……是在旁邊等還怎樣,呵呵!
王:嗯,那小時候有沒有一些就是影響你很深的事情阿?
陳:嗯,現在一時還想不出來……小時候……以前就是差不多,很平淡啦……現在的環境生活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也沒有說……什麼可以去記得的特別狀況。以前的生活就是很平淡……。
王:那你人生一直走到現在,有沒有什麼對你來講……覺得嗯,意義很重大的事情?
陳:意義很重大的事情……那是……就是說,嗯,意義……我小時候都沒有特別去注意,很平淡……是後來我才覺得,我醬一直做陶瓷很順,我做這個一直都沒有後悔……是說小時候沒有什麼……好像很平靜,創業什麼的,也當然也沒有……說做什麼,有什麼印象……只是到了民國六十年,我到了這邊創業,也算是一種里程。那是從小時候到開始創業期的時候,才有印象。以前都沒有什麼印象。好像說自己沒有能創出一番事業,就比較沒什麼去注意它。後來去做這種行業才會懂……說,會記得在我的人生歷練中……會去比較注重這個行業。我在六十幾年之前,都很平淡,沒有特殊狀況。等到做這種行業,到外面去做,跟很多人,人生、生活相處後才去注意到醬子。像我六十年初,我那時候二十幾歲,創業初期就對了,開始比較會去知道這些事情。
達:那陳先生你剛剛提到說,你小學的老師有開一些繪畫課,那那種課程在那個年代,是怎麼樣子的?
陳:那種課程就是說,有興趣的人……因為老師說四年級的時候……一年級二年級,就是一班兩班,差不多……你喜歡的就去,阿要自費,阿把一些……阿一個禮拜一次……阿老師就會教一些那個有關美術……美術的基本的……就是說……那後來就是說我們有興趣的,課後再來輔導醬子。ㄟ……以前,我們就上一些水彩課。那就是說,我們一個水彩盒裡面擠像牙膏一樣的顏料,弄水彩那也有教蠟筆,那蠟筆有兩種,你們知道嗎?一種是普通的蠟筆,一種是粉臘筆。因為我小時候一天到晚都在接觸,所以我到現在還有印象,現在到底還有沒有阿?
達:現在還是有粉臘筆。
陳:那我們就是……以前老師就教我們蠟筆的畫法怎麼畫,以及要那種油蠟筆那種……就是比較不好畫,後來就是……後來就是用??筆畫比較多啦!畫完以後去……ㄜ,老師就給你一個主題,你就去照這主題去畫阿……頂多一兩次,是到以前學校外面的柏油路上去畫,或坐在操場畫……就是說,以前出去的機會很少啦,現在小學有沒有改進,我不知道,以前是這樣。對還有暑假。暑假……有些人暑假去學那個美術醬子,這個老師……我們有一個老師叫鄭明經。他……我小學的時候,有這個鄭明經老師。後來我畢業以後,就沒在連絡啦。大約五年前的時候,我們社區有辦一個,那個社區美術教學。那這個鄭老師,他來這裡跟我們設計一點東西,我還看到他。他認識我小學的同學,不認識我,他年紀更大了,阿那輪廓都知道阿。他以前教我的時候,那可能是二三十歲,後來……後來,我碰到他時,是六十幾歲的人,我認得他。我來跟他講我小學是你教的,他有印象。他是坐在對桌,說;喔!我們幾年沒看到了……因為他是專科老師,不是級任老師,不會記的很清楚嘛!聊到一些往事,他才比較清晰。我們社區辦的那個什麼美術講座,他有去講。後來我們社區理事又託我們社區一加把它改了???他這個老師……以前差不多……現在……我常常看到他的文章,所以還記得這個老師,其他老師比較沒那麼容易看到,不認識了。只有那個老師,有看到他,現在就還住在那邊,實踐街那邊。
達:嗯,那還想請問一下,就是說,剛剛有提到說,這個社區有辦一些那個美術講座類的,或是說,一些文藝之類的講座。那想請問說,陳先生,你有沒有應社區發展協會的邀請來社區說……聯合辦一些講座?
陳:沒有。他們講座比較少啦。嗯……有去講座方面是比較少,美術是開一段時間就沒有開,因為因為人學一學,之後比較少。阿,有學烹飪的比較多啦,家庭主婦比較有時間阿,還有學英文、日語。他們說辦這個都是蜻蜓點水的,不是……是讓他們開始有興趣。教一教後來就沒再辦了。像你們社區有辦類似活動嗎?
達:我們新店沒有……有讀書會而已。
陳:像社區有這種活動的……像台北市中心可能不像周邊的……可能比較少啦,因為生活比較緊張。像我們北投這種比較偏的社區,比較會有活動,一般都是醬子。像大安區都是辦公地段啦,大家進進出出的,要辦什麼事情……所以就沒有。他們連里長都不知道,不像我們這裡還有什麼里長宣傳車醬子,根本就沒有。
達:陳先生你有沒有想過說,要辦一個陶瓷鑑賞之類的課?
陳:這要夥同一些同業的才會有,後來這裡……目前是只有我們一家,是做不起來的啦。
達:那陳先生,我們今天就訪談到這裡好了。謝謝佔用你那麼多時間。
陳:不會不會。
〈訪談結束〉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
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發表者 樹狀展開
貴賓登入
帳號:

密碼:


遺失密碼嗎?

何不馬上註冊!
金象日曆
上個月2017 11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天
網站資訊
站務管理者

jsp168

有誰在線上
線上目前共18
(1人在瀏覽金象新聞區)

會員: 0
訪客: 18

尚有...

        金象藝術陶瓷有限公司 台北市北投區中山路28之3號  電話:(02)2891-9847  本網站所有圖片均屬金象藝術陶瓷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請勿轉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