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歷史社團篇第二次訪談逐字稿

日期 2005-05-19 13:23:47 | 文章主題: 最新訊息


受訪者:陳銀生先生(以下簡稱陳)
訪問者:陳彥達(以下簡稱彥)、黃仁佑(以下簡稱黃),王業翰(以下簡稱王)
時間:2004年10月6號晚上六點左右
地點:金象藝術陶瓷有限公司

黃﹕其實我之前就是上過一些網站,所以其實有些您的資料的話,我覺得網路上雖然有,但就是只是想請問一個問題就是陳先生其實你不是這裡人。
陳:是台北的萬華人,我從小在萬華長大,就是還是台北市的人。在差不多民國差不多民國六十八年六十初、六十四、五年時搬到這裡。
黃﹕陳先生那請問一下那時候差不多你的年紀差不多是多大?
陳:離開台北到這邊,差不多六十四年,我那時候差不多二十四歲,二十四歲。
黃﹕二十四歲而已!
陳:我就是197多年,民國六十六年來這裡立業。
黃﹕就是隔了兩年之後。
陳:對,民國66年才來做這個陶瓷。
黃﹕陳先生那就是說為什麼會從事陶瓷這方面的行業,還有就是以前在萬華那邊大概生活的情況…。
陳:就是喜歡做繪畫的工作。這個陶瓷其實這個陶瓷,有點美術的創作,然後就把這個花紋畫在這個上面,就是畫在上面,所以說跟那個就是喜歡那個類似藝術的東西,所以就很執著這種工作。阿在民國66年的時候就創業了,到現在26年了。在這個社區是很長、比較長的、算長的,呵呵,民國六十四年到現在。那時候是在整個社區裡面很多家這種陶瓷店。這是等於是本來有這附近有一家,但他快經營差不多七、八年,又 本來有兩家啦,在北投外面有十幾家,但是在北投地區現在只有一家。
王:陳先生那你剛剛說你搬來北投就是跟做陶瓷的工作就是有相關聯性麻。
陳:恩恩,因為最早這個地緣剛好適合我做這個這個這塊地這樣子,所以說就在這裡。
黃﹕陳先生可以請你說一下你剛開始來到這裡你的工作情形。
陳:剛開始剛開始就是說,怎麼講,就是說很生疏,從頭開始演練,沒東西 然後釉藥的什麼都自己研究,自己配方,那那當然自己提前有一點基本知識,然後再一一去克服。剛開始在前面三、四年就是說還在研究開發階段,後來順了以後就慢慢進入軌道這樣子。
黃﹕陳先生那麼你都是自己動手?
陳:對,當初我跟有三個朋友合夥,然後去做,阿後來他們就陸陸續續就分開了,後來變成我這個自己自己一個人擔下來。當初是,後來他們各自分開,合作後差不多七、八年後他們就離開,後來我就自己做。
黃﹕就做到現在?
陳:對對對對對。
黃﹕那時候化應該很辛苦吧!如果完全都沒有其他幫忙。
陳:對,但是還是請一些副手來幫忙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但是還是要請一些員工來配合這樣,就是一些雜事,是說我們本身會就是說後來有一些副手來幫忙就比較好一點。
黃﹕就像一個團隊這樣。
陳:對對對。阿後來那些做到,那是早期,最早期是那個樣子的。在民國六十幾年的時候,景氣還算不錯,那時候接了還算是蠻多訂單的,都很不斷。雖然說剛開始,作業不是非常順利,但是後來這個麻煩把他度掉了,好在那時候剛開始作的時候,那個景氣都還算不錯,後來這個問題都給他排除掉了,接訂單開始一直做下去這樣。
王:陳先生剛剛說你選擇來北投這裡是跟是因為這裡的環境比較適合你的工作, 是因為,就是可不可以解釋一下。
陳:是因為,這個就是說在北投這一方面剛好這裡就剛好開發了一種土叫北投土,那個時候,當時這個土的資源來源蠻重要的一個就是在北投這裡喔,出產了一些土,利用這的資源,還有這裡的環境,因為做這幾點,剛好不是在都市。剛來66年來的時候,這裡還算很偏僻啦,就是說讓我旁邊都沒有房子、沒有公車在走,阿剛來的時候,比較適合做這種工作就是了,總不能說是蓋在信義計畫區那邊做那太離譜了,那早一點,大該民國60初66年這裡還算有點好像鄉下,因為這裡都沒有房子,這裡有看到只有二層樓是有,其他像四樓的都是後來才成立的,這個環境就適合我這個來適合作這個工作,那時候也沒有什麼公車在走,馬路也沒有那麼大條。
王:那時候山上那邊都還沒有開發阿。
陳:沒有沒有,那時候還是蠻清閒的,在這裡作畫還是蠻恰當的,所以就選擇了這個地方。現在不能跟當初比啦,現在車子什麼的都有了,以前後面都是田地,現在房子都變老了,十七、八年了。
王:那像土也是用北投這個地方的土嗎?
陳:就是北投這邊的土,後來禁採後才用進口的。有從金門,金門土。阿當初的是說那個土是一卡車一卡車的,沒有像現在是一包一包的,像一卡車就這個停在大門口,我們為了那車子喔,屋簷還架那麼高,特別挑高的。那時候比較沒有環保概念的時候,以前我們前面都沒有這個展示間麻,都是很簡單的只做生產,這個訂單客人看一下就知道了是什麼東西,就是說當時的進土方式和後階段又不一樣了當初是沒有說就是說,我們就是一桶土搬過來就放在這上面就這樣後來弄好了之後就把他一倒這個洞裡面去,專門放土的。那是初步階段啦,現在就不一樣了,初步階段,後來才改進成分開來做,就是說在鶯歌那邊有專門,就是說把他抽雜質抽好了以後在整包運到我們這裡來,那時候我們就是有改進了,當初是說鶯歌沒有做這個行業的是說有人在做泥土在加工的,我們當初這行業因為那時候還沒有泥土加工的,所以直接放在這裡,我們就放在這裡在後面再直接在浸到一點水浸一下,後來比較方便了是說分工作業,有那種專門把提煉泥土煉好的,我們再在這裡把他加水弄一弄就好了,剛開始每次前半段前時期七、八年,幾十年都把該做給做了,後半時期的十幾年後才改成整包的,整包的是等於說人家有一堆泥土在鶯歌出土,再向水泥這樣一袋一袋的,這樣比較方便又比較乾淨 ,假如現在說如果又弄一堆泥土放在這裡,附近就會呱呱叫了,因為人家生活水準提高了,挖哈哈哈哈……. 就是這樣子。
王:那陳先生你剛剛講說那邊的土就是說就是說要處理過麻,就像當初剛來這邊的時候,就是這些方法也是自己摸索的?
陳:對,那泥土我們後面自己,我那個時候當然作業沒有那麼順啦,泥土也要自己弄,處理過,把那些雜質也要自己處理掉,處理掉在混混一些材料進去做一些整理,現在就是說大家分工分業分的很清楚,以前我們就是一倒泥土我們就自己過來處理,現在的就分業分的很清楚,泥土歸泥土的做,做好我們就這樣做這樣,阿以前做模子也是自己做的,剛開始都是自己做的,以前分工比較沒有那麼細,後來也就是後十年才有,我們在鶯歌才有專門,因為鶯歌是陶瓷聖地,他們有這個行業就是專門替人家做一個形狀的模子,做好後幫你送過來,以前這裡什麼都是自己做,什麼開模子,也都是自己做,那時,呵呵,都是自己做,後來才越分越精,所以很清楚,要做什麼效率都提高了,雖然是自己省了錢,但是效率很不高,模子也自己做,土也自己做。
王:請問一下那你們以前泥土也是自己從野外採回來的嗎?就是,當初剛來北投時。
陳:不是去野外採的,都是要錢的,泥土那不是說隨便挖就有的,呵呵,要有那種真正可以燒的那種瓷土才可以,就是這樣子。
王:那就是,所以有專門的土去挖。
陳:對對對,那土是有分的,南勢角那裡也有土,那裡也有產土的,南勢角。 阿我們的地方就是說,南勢角的地方就叫南勢角土,阿北投就北投土,金門就叫金門土,我們這個地方用的就是這三種土,之後,後來後階段就沒有分這種的,就做整包的,看你要做瓷的還是半瓷的,阿又有分開,分成兩三種去做,所以簡單的瓷土也是分類蠻多種的,你做馬桶的那種土又跟我做這種的不一樣,分的很清楚這樣子,土的方面也是分的很清楚。像瓷碗,碗又跟我們吃飯的碗又跟我們的不一樣,因為他碗的做法,就是說他的在燒的時候要耐洗,有時候在洗的時候 的那種質料跟我們的這種又不一樣,那我們這是藝術的,也分類成很多種方面。
王:如果你去野外你可以看那個土是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可以拿來做陶瓷的土嗎?
陳:大概可以,但是不是野外都有的,不是所有野外都看的到,因為那個土就是有限定哪個地方,有向南勢角那個地方的山,就是專門採出來就可以用了,野外都看不到的,幾乎沒有看的到的。
王:做陶瓷的土和一般野外的土有什麼不一樣?
陳:野外的土那個不行,因為他的那個不是真正的瓷土,燒起來不成形就對了,這土不是說,現在我們台灣開採的好像越來越少了。有些現在都是從大陸進口的,大陸進口的說就是進口幫你再去處理,也就是說,哪一種土是做什麼的,就好像是說我們進口水泥一樣,一進口之後再來分類。那我所謂的北投土那時候比較單純,沒有經過其他人鑑定說這個北投土適合作什麼、做什麼…..。
王:所以瓷土也分成好幾種?
陳:對,有好幾種,其實也還有分的更細的,像以前電線桿、高壓電上的瓷, 有那個有一層的,你知道嗎?你知道…
全:歐、歐、歐。
陳:一個這樣的陶瓷其實用途野蠻廣的,像開關現在用塑膠,以前用瓷的,陶瓷的那個,以前插頭也都用瓷的耶,你有注意到嗎?有看過?
全:對、對、對。
陳:也是比較的,阿現在的都是塑膠的,有些有可以改進的。
王:陳先生那你現在的話是….。
陳:對,是一些我們這個東西跟外面的那種是自己設計的,那我們線的作業是說,我們在六、七年前就栘到大陸的,本來後面有在生產,阿現在全部移到大陸去了,去景德鎮做這樣子,阿我把他設計好的時候,給他們去做,做好呢,以後再送過來這樣子,他以前剛開始,大概六、七年前,之前他們後面還在生產,你要不要看一下。
全:好呀。
陳:等一下再看,就是知道我們後面現在是不給人家看的,那就是那時候的作業經過,像那時候我的釉料上好了之後,照相照好,就E MAIL去給他們,他們就幫我製造,就這樣子。
王:陳先生那你剛剛說,就是說像作這種藝術陶瓷的土呀,就是跟做碗的土就不一樣。那像作藝術這些土跟其他的土又有什麼不一樣?有什麼特點可以拿來做辨別。
陳:這藝術品的,他這個土質比較潤,一樣脆度,因為他做的東西會比較有彎曲度,所以粘度要比較好一點的,不像餐盤的那個比較堅硬,那個我們這個他比較脆弱,脆弱一點,粘度要比較好一點的,像要畫一些圖案在上面,粘度要好一點,阿有一點的脆弱一點,不像碗那麼結實,差別就是這個樣子。
王:那就你說你現在都移到景德鎮去了,那我們如果要看一個陶藝的藝術品的話,我們要如何去看才看出的出他的優跟劣,是說看他的釉藥還是說看他的材質?
陳:釉藥要看,有才質也有,都要兼顧,還有畫工,那麼這個畫工也是蠻重要的,還有各種筆劃的強調也要表現出來。其實我現在就是我下面訓練的一批人才,教他們符合做什麼線都還不錯,我如果拍一照片讓他們做他們也會做的很相像,做個樣子給他們看他們做的都還不錯。
仁佑﹕那說到畫工的話,那這些都是您自己親手畫的嗎?
陳:對,大部分,但是我也有是他們創作的啦,只不過就是比較特別的時候我們要指定給他們做。
彥:陳先生我想請問一下,剛剛你有提到北投土後來禁採,是因為什麼原因,像南勢角、鶯歌那裡…。
陳:不能一直採,總是要保留,資源要保留,所以他們後面也沒有在做這個動作。
陳:就是說現在外面就是都是用那個外面近來的,台灣現在採的幾乎很少了。
王:陳先生你剛剛說你們做陶瓷時要用那個模子做,那現在我們在外面看到的手拉坏呀,跟那個用模子做的有什麼不一樣?
陳:手拉坏就是說,你要做什麼造型,你要拉什麼造型,你就去做,阿我們這個就是灌模的,就是不用請手拉坏師父,你只要做一個模子,就可以大量製造。 他手拉坏就是說一個就是一個,其實手拉坏,我們的模子,像我們比較大的,一天只能生產,一天,只能生產兩個,其實不是很快,但是這要模子的時候,還算快,阿手拉坏,其實很快,用拉的,其實一天就一大堆 2、30個3、40個沒問題啦。那如果是小的那更多,那轉一下就好了,但是,我們這個不行,像我們這個形狀,像我這個這個東西有沒有,他要這個歪歪曲曲,這個手拉坏就不行。像我這個就是說要畫好東西,每個角度都畫好,就E MAIL到大陸去,我要訂什麼 他們就幫我做來。
王:像這些照片都是你的作品嗎?
陳:對。
王:那你剛剛說你會把你的一些照片傳到大陸那邊去請他們幫你做?
陳:對對對。
陳:你上一次是不是看這個網站?
黃﹕對對對。
陳:這個以中文搜尋的到嗎?
黃﹕可以,用GOOGLE可以。
陳:喔,這樣子喔。這個網站我才弄沒多久耶,跟這個一模一樣嗎?是不是?
黃﹕我想應該是一樣的吧。
陳:阿這個是那時候人物專訪,就是北投有一個雜誌他訪問我,如過你們有需要你們可一回去參考一下裡面的內容。
黃﹕我看陳先生你的作品都是很精巧的,所以我想請你談談你的創作歷程。
陳:創作歷程喔,我想這麼精巧也是時間累積而成的,這個剛開始,如果我拿我十幾年的時候的作品跟現在又是不能相比了,這就是說時間累積的多,這話什麼這時間的累積的之後就比以前更好,當然這也是要觀摩,不能說只是自己的創作,都是互相切磋的,大家互相看他的作品,再加以改進,研究一下才有新的作品出來,像各種形狀都是靠時間來累積的。開始的那個時期,民國60幾年的時候的作品跟現在的作品當然是完全不一樣,時間自然會把你的思想和你的畫畫領域很多都是時間時間來累積而成的。譬如說,你不可能剛開始知道的不是很多就做很多東西。
黃﹕所以說這邊展示的也全都是你的作品?
陳:也不一定,有些都幾分之幾而已啦,因為我一個人不可能都做那麼多工作,我那時候就先把他們照起來,寄過去,讓他們做或看看他們那邊有沒有一些新想法或作品,做完之後再送過來。我有我的靈感,他們也會有他們的靈感,所以互相的交流,就這樣子。
黃﹕你再來這裡之前是不是有接受過一些訊息或是……….。
陳:有是有,但都是從書本上,沒有實際,只是說我喜歡畫圖而已,這些訊息就是說只知道一點,但也不是很多,之後來這裡和剛剛和你們講過的三個人,他們各有各的專長,有一個就是對燒窯比較內行,有一個就是對製模子,比較內行,阿大家在共同工作,就這樣子,當然久了之後我不能只學畫畫,我那個燒窯的啦,做模的也要知道,造型也要了解,所以要混合學,原本只會畫圖,但一進入了這個行業,什麼也都要會,包括配釉藥顏色會好不好看,都要知道,這個燈是畫圖送去做的。
黃:那本來家裡是在萬華是從事什麼行業?和這個有關嗎?
陳:完全沒有關,我那時候我媽是做一種那個叫做水族館的生意,養金魚的那種,跟現在完全沒有關,那後來我是,後來後半段我是自己想作這行,跟我上一代都沒有關係,我是自己創作,所以我剛開始是說六十幾年作這個,那個,大家有過一些朋友知道說,哦,看你說怎麼會,看你好像不是作這個的料子怎麼會去作,我倒是說,那時候也是說,僅供一些開銷,你要撐得過去,原本想說看能開個幾年,開得成就開,開不成就算了,沒想到那個時間一開,還開得蠻恰當的,一開就開這麼久了,說實在,在我們這個社區還蠻久的,人的估計是很難想的,剛開始我有一些朋友,當時我有一些朋友在我幾年之後,開了一年兩年,也都開不成就撒掉,就沒有開了,然後就後來,又進來,那時候我不曉得我開多久,沒想到一開就六十幾年到現在,開了二十六七年,日子還蠻快的,人有時候也很難預測,你心裡想的要作比別人多,後來是說我對這個還蠻有興趣,做一做就做到現在,我是比較堅持,那三個合夥人就求去,我就自己做,
王:那像你說你對畫畫有興趣嘛,那為什麼會選擇這個陶瓷,就是說,因為畫畫還有很多領域可以發展
陳:那我是說做起來還蠻順的,就沒有再,如果說,當初做不順,當然會重新再做什麼,那這個陶瓷也有畫畫的,跟我的相連,人總是這樣子,有興趣又順利,那就轉不離這個崗位了,呵呵,那個就好像是樂在自己,堅持工作。
王:所以陶瓷是你從事藝術的第一個工作
陳:對對對,現在就不想換了,也沒有什麼好換的了,因為年紀也大了,就是一直做下去這樣子,這是我的堅持這樣子,如果說,當然,說好不好說壞不壞啦,就很平淡這樣子,當然沒有像那個企業家做那麼大一直做下去,我們就這樣,還可以過就好了這樣子,沒有說像那個企業家要創作很多那個,野心很大要創造更多的那個,那我有一些朋友說,他以前在我們這邊作,他繞到很多年去,回來還看到我這個,還蠻高興,哦你還在做個,還沒有換別的作哦,他跟我介紹作生意的人,因為他以前跟我作過交易,買過陶瓷,後來,換了很多工作,他在美國住一段時間,住不好又回來,回來看到我說這個房子都不變,還很訝異,他說他會想說我不知道跑到哪去,結果這裡還是有看到我還是有在作這個,反正習慣的行業就一直從事下去,沒有在換的就是了。
彥:陳先生,那可不可以談一下,就是你以前的求學經歷的那時候,就是那時候會不會對就是畫畫的這種感覺,就是在求學經驗的那時候受到啟發之類的,
陳:沒有沒有,完全都沒有,完全都沒有說會進入這種行業,其實那是想,我那時候是喜歡從事畫圖這方面的,但是還沒有從事,沒想到說會作這方面的,只是偶然就是,正巧幾個跟我碰在一起,作這個作得還不錯,就繼續作,那時候在求學階段還沒想說會作這個行業,沒想到,完全都沒有想到,偶發性的,作下去說,ㄟ,一舉就成定局了。
黃:那是什麼原因讓你想來這個行業,就是有沒有一個什麼特別的機會?
陳:應該是當初我講過說喜歡畫圖就會,好像說,就是好像說.這時候畫圖也是蠻…也喜歡的工作啦,那就去搜尋一些找一些這個,參觀別人窯業的行業啦,那就是之前我那時候還沒作,有去別人作實習過兩三兩年左右,就是六十一還六十二,那時候在外面學了差不多兩年左右,六十六年才回來作這個,之前就是在作實習的工作就對了,學了差不多一兩年左右,才來這邊,在北投那個,現在他們都沒有開,就是在那個大業路口的那個地方,大業路口,那裡有TOYOTA廠,以前就是陶瓷廠,就是在那那不過那早就沒有作了,只是賣別人,賣別人,現在開TOYOTA展示中心,在大業路口那裡,啊就是學,學了一兩年才來這裡開。
黃:陳先生,那我想請問一下,就是關於你剛有提到在另一個地方實習,可不可以麻煩你描述一下那時實習的情況?
陳:哦實習哦,那實習就是說,我們那時候實習,剛開始是說,實習是很多種啦,但是,就是那兩年,我都是全部是以畫圖為主,那因為那時候我們比較沒時間,都是以畫圖,包括這個畫圖與造型為…去研究,那時候完全代表就是學畫圖,而且那個,因為,因為那個以前在平面上作畫,跟在上面作畫完全不一樣,所以,那時侯已經學一段時間才會慢慢…,包括那個拉線,因為花瓶本身有那個線,你要去拉,還有,因為作畫跟那個瓶的花,平面作畫跟專業作畫又不一樣,所以需要一段時間去學習,包括你這個調顏色,本身之前我還沒作這個行業,畫過那個國畫跟油畫,那是在平面作畫,所以比如說技巧和畫面說有點差別,你要說,要說那個構圖要怎麼拉跟紙上平面上又不太一樣,所以說還是要學一段時間,所以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也是要有很多樂趣才能學的,就是去看人家畫,自己慢慢揣摩,也沒有人家教,就是說,畫一畫也是稍微可以賣錢,但是畫我們剛開始畫沒有那麼細,就很簡單那樣,剛開始是畫那個拉線條,簡單的那個圖畫啦,後來慢慢畫得比較深度一點,就是畫圖的技巧,包括山水畫、畫鳥那些,那剛開始畫比較,給人家作…當…後來慢慢後來畫比較好一點,那種品質好一點,賣的價錢會好一點,一個花瓶如果好話,畫工是很重要的,你畫瓶功力夠可以價錢賣得高,你很粗糙,價錢就比較沒有那個,那構圖要自己設計自己想。
黃:那時候的話,是一般的師徒制嗎
陳:也不是學徒老師,好像說,去給人作,啊老板看你程度,發多少薪水給你這樣子,你看你畫的程度,啊到時候,花瓶造型你自己想畫什麼就畫什麼,那時候,後來那時候沒有訂單的時候,老板會叫你隨便你畫什麼就畫什麼,那有訂單就會指定你畫什麼,有訂單就照這個畫,啊沒有訂單你就自己創作,然後老板再依技巧性,技巧性去評估你的薪水,後來兩年以後,我就自己,自已來開的時候,我就也請人家來畫,那也是一樣,看他的功力估計他的薪水,就這樣子
黃:那你自己剛創業時也都自己畫囉?
陳:兩年前是這樣子,那兩年後就是我…你自己畫,也還請人家來畫,才應付了市場,不然你一個人畫也不能畫多少,那我太太也是在畫啦,那她之前也是在師傅那我們一同學作,啊也是一同在這裡作這樣子,
陳:對,那她也是喜歡從事畫圖的,我們就兩個一起,一起來這裡作的,……我那時還沒有小孩,我現在小孩都二十三多了,六十九年次的,你幾年次的
黃:我七十四
陳:那我小孩比你大,我那時候來小孩還沒有生,他六十九年次的,啊你還比他年輕。
黃:陳先生,那能不能講一下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陳:心路歷程是說,啊我跟你講過是說,嗯那到現在就是說沒有,就是說作這個很不是很好也是不差,那就一直作下去,也就是到現在,還是蠻有信心的,呵呵,就一直作下去,沒有什麼更改,不像有些人,有些,像我,跟我合夥的那個朋友,他們合夥幾年,可能是他們想更去開大一點的,他們想更有規模一點,結果他們三個就現在就不作這一行了,作這方面我這方面可能作得不太好,所以所以,他們…我…這樣子就不作了,就沒有再作這個了,據我所知啦,他們都沒有再作這個行業了,所以,我還是繼續作下去就對了。
黃:堅持。
陳:對對對。
黃:陳先生,那之後的情況呢?
陳:之後的情況就是說,民國六十七七十五,在七十六、七十七到八十幾,是不是到八十五,都很正常的作業,後來八十五年以後,八十六左右,那時候,台灣的工人就好像說就好像作得比較倦怠,倦怠,那時候,那時候就是兩岸有一些來往,開放大陸那時候,後來我們去一下,當時我們員工的薪水跟在大陸上作業,那差別,好像說我們這裡的一個工人在大陸上用的工人八分之一,他們就叫你說,我們一個工人他們那邊去用,去用那裡的工人,那還算是項級的工人,所以差異還是蠻大的,所以在民國八十五年說,我們就陸陸續續,慢慢地減少人數,再移到那邊去作這樣子,那就是說,把我們的東西,特別有需要的東西,自己設計好了畫好了,現在電腦很方便,從前,以前沒有那個E-mail很不好,以前都傳真傳得那個都黑漆漆的,啊雞同鴨講,有時候講的,後來是資訊化,電腦變得很方便,E-mail很快,就剛才看的那個也很清楚,就照相解析也很清楚,都很都很順暢,所以說慢慢移到那邊去,那偶爾我也去他們那邊,指導說指導他們怎麼作,我那邊有兩個負責人,交給他們管理,我不可能常常跑到那邊去,我就直接交給他們負責,他們給我管一些工人在那邊的狀況,只要我這裡把資訊給他們,他們就幫我作,甚至要更好的,就把樣品寄過去作這樣子,所以在八十五年就慢慢移過去,移到慢慢在這裡就取代那邊,這裡就沒人在作了,那作還是蠻方便的,如果說,為什麼去大陸,那是情勢所趨沒辦法,台灣也是講說很多沒有工作沒有很多工作,就打擊到那邊,像失業率也有關係啦,現在我們工作機會都是讓給大陸啦,這也是時勢所趨啦,如果對於工人,如果說我們在這裡作,一樣是請工人,可是工人又不好掌控,像他如果說要福利啊什麼的,那邊的好像沒有這樣子的,還有每個月要吵著要給他加薪加薪加薪,比方說,這裡又要管理工人,又不好管理,那又是移過去到現在又是很多年了,本來最大瓶頸就是八十幾年,那時候請工人說,那時候請民國八十幾那時候景氣稍微有略差,工人這裡又要降薪水啊,所以說,他們,不過我們在待工人也是看到他們作久不想作了,那我們不是說不是說把他強迫他辭職,是自然方式,他們說要走,我們不作我們就不請人,有的我們工人在這裡作了蠻久的,等於最早的都十幾年了,那剛好他們時間,有的剛好時間到了,有的剛好要退休,那到底這裡慢慢就撤光了,那我們這裡方面就保持,還是保持營業方式,給客人有時候來這裡看,因為我們如果看到的,好像作這個ㄟ好像鶯歌才有,有的來北投說ㄟ北投還隱藏這一間,我們這一間還沒有什麼醒目的招牌,外人都不知道,為什麼知不知道,你想知道嗎?我也不喜歡人家知道,啊要知道的就是那些人,會踏進來就是客人,如果說我們很明顯大家進進出出也不好,因為閒雜太多了,我們沒有作到很怎樣,我們目前,不過原來這裡就台灣人就比較少,就算台灣人知道,他也沒有這麼購買慾,但是外國人都,都很有那個心,我們百分之九十都作外國人的生意,假如說他們,他們說台灣人自己本身喜歡的這個比例少,可是外國人他會特別喜歡這種東西,啊以前一進來,有心來這裡的都會買,都會喜歡這種這種東西啦,不會讓他們失望,來這裡都會看到他們喜歡的東西,所以以往都是,這裡的人都是住在天母那些那些老外都會住在那邊嘛,啊大家都會介紹介紹,一個介紹一個,一個介紹一個,我們這裡客戶大都是外國人為主,台灣人反而反而比較少,關於說,一直到現在,剛開始就是請工人在這裡作,作到一個階段,到後來在六年前移到大陸去作這樣子,這裡人就作接待這樣子,啊剛開始的,我們剛起步是說,我們那時候叫金象,知道嗎?以前我們沒有作那麼雜,都以象為主,象是作這麼大的象,剛開始很單純啦,都是比較大件的東西,那時候外銷訂單還固定,人家國外客人就喜歡那種象,象,固定外銷,後來那時候作到作到…,陸續陸續沒有那種場面就減少了,都以小東西來代替,以前很單純,都是…比較沒什麼創作的東西,都是那個為主,生產象全部外銷,那時候都有大貨櫃在前面載,貨櫃,象都要裝貨櫃,那時候沒有這種小東西,很少啦,只是附帶幾件而已,那主要是,主要是比較勞力的東西,那時候畫象的,只要請那沒有什麼技術,只要請一些小工讀生,叫他拉個線條就可以畫了,就可以作了,剛開始是以勞力為主,那模子蠻大的,包裝也大,一個差不多三十幾公斤,就是一尊差不多三十幾公斤,還要扛到貨櫃,那時候我店的只剛開始也沒畫什麼藝術東西,就是作,主要是,沒有去創作些好的東西,那個只粗工的東西,不過粗工的那時候還蠻賺錢的,整個貨櫃就裝到裡面,那時候我還沒進入說,一段時間啦,那時候沒有畫什麼東西,就是整天叫人家畫那個,叫那小工畫那迴紋啦,那線條最簡單,那不用工夫的,那畫的藝術品就很少了,就是一直生產那東西,生產得好就打包,裝貨,這樣子上去,那時候每個月都兩三個貨櫃在出,那陣子還不錯,那小東西就沒什麼在作,那時候還好,那時候沒有,馬路上都還可以裝貨櫃,都沒有車,如果現在裝貨櫃,人家,後來有一次後期有一段時間,我們裝貨櫃停在這裡,人家鄰居也看不順眼說,好像違反交通,叫人家叫人家來拖走,那拖走我還不知道,都已經拖到後拖到那個,被人家拖走還繳罰金,繳了一萬塊,人家看不順眼,呵呵呵,有時候好鄰居也好,如果說碰到一個好像說影響他們的品質怎樣有時候就報了怎樣,其實我們這裡也沒有什麼怎樣,只有那一次我印象最深刻,後來不錯啦,大家都很,附近鄰居很好,就是我就是碰到,好像有人報,如果沒人報好像就沒有,有人報就會怎樣,其實我們這裡也沒有什麼啦,好像不曉得,後來我們這邊鄰居都處理得相處得還不錯這樣子,都不會怎麼樣,現在這種狀況就是說,我們這裡就是當成營業場所,樣品,不是樣品,就是營業場所,後面的場地還是保留在,那生產現在,生產現在在大陸這樣子。
黃:那如果像是設計圖案呢?
陳:設計圖案那種,因為現在圖案就是說,我們也了解就是說有銷的就是那幾種,如果再一段時間,有什麼狀況,我會再換新這樣,像目前這個檯燈,這個燈有沒有,真的要作就這幾種就夠了,這幾種來賣就夠了,如果作太雜又,像這個稍微,稍微如果說稍微比較滯銷以後,再來換東西就好了,好比說,那時候像我這個電腦,那時候,像我這個年紀用電腦比較吃力,我還要慢慢去學,學在圖上作些簡介,還用到,像你們這個年紀,年輕人在用電腦還蠻方便的,像我兒子也是很會啊,像我跟我同年,有時候電腦要開機都是都是,我還去學去學一些構圖,像圖啊,漆背景啊,都是跟畫圖有關係的,我還在也是要用電腦處理,才方便方便一點,你像剛才說那個照相,那個圖也是我自己作的,後面那個,我就前面照一下,然後後面那個,人家開E-mail的時候就看得很清楚,那個你用數位相機照一下,後面那個要裁剪起來,會看得比較清楚所以學電腦也是很符合我們,很用得到那樣子,你們電腦都很會用,很容易哦
大:呵呵,還好
陳:你們年輕人就很,我去學打字的時候,那個ABC就找了一半,找了半天,那時候我在教室,有些年輕人啪啪就好了,打WORD,我還我還剛開始學,打不出來,還在A在哪裡,B在哪裡,還要找,啊我後來學現在還用到,現在發E-mail很方便,啊那些圖,你如果說那個圖哪裡不好,在電腦上修改一下合成一下就好了,代替我們手工畫的,它用切割的方式,所以我這個電腦還是蠻有蠻符合我們現在用得到的,很方便就是了,馬上傳上去就收到了
王:陳先生,那你兒子對陶藝有興趣嗎?
陳:他他沒什麼興趣,但我還是逼他,還是逼他,呵呵,逼他但是,但是如果他跟我一樣有興趣就很快,我還在加強他的興趣,他沒有什麼興趣,我還是加強叫他練習,看能不能跟我一樣,我也有點信心啦,像自己兒子有些人,有些可以興趣,有些興趣就沒有跟爸爸一樣,你們都是讀醫學系的?
大:對。
陳:那一科的?
王:我們分科是畢業後才分的,
陳:哦畢業後才分,你們要七年是不是?所有大學七年是最久的?
黃:中醫系好像更久
陳:醫學系好像都七年,中醫要更久哦?
王:中醫系要八年
陳:所以所有大學學系裡,八年是最久哦,你們七年還是排在第二哦,呵呵呵,那你們現在讀幾年?
大:我們現在大一
陳:那還年輕哦,要是我們像你們這個年紀多好,呵呵,那陽明主要是醫學院對哦?呵呵,我還在想陽明還有什麼其他的科系,都醫的,全部都醫學院的是不是?
大:對,都相關的,
陳:所以都醫相關的就是了,
大:對
陳:我記得以前陽明沒有改造得以前沒有改造得這麼漂亮,後來才有看到門面,之前好像只有山上而已,你不知道哦.很簡陋,一看到也不知道什麼大學,我們後來,後來他把那個路拓寬了才有,我還沒有進去過咧,裡面很大哦,
黃:呃…感覺很大
王:因為要爬山,
陳:上面可以進去看嗎?外地人?
大:可以啊,
王:因為我們那裡有條路可以到軍艦岩,附近的居民會上去運動
陳:在北投常聽到軍艦岩,都沒有去過,但是像你們陽明醫院,陽明醫學院,都想進去看看,在門口一看到警衛就不敢進去了,一般是不是都這樣,其實像那些什麼飯店啊,圓山大飯店一般人都可以直接進去看,可是一看到有警衛,好像很莊嚴,就不敢進去了。
彥:陳先生,我想請問一下,就是說從萬華搬到北投這邊就是整個過程中,就是有沒有最難忘或印象最深刻的事?因為整個創業過程中,就是感動或難忘的事?
陳:感動哦,感動的事蠻多的,因為我作,當初作我們在這裡作這個說很順利啦,那時候每個員工都很配合啦,那時候,就是六十幾年那個時候,有一個制度就是說,每年都辦一個員工的旅遊,員工每年尾牙都有那個摸彩,台灣景氣那時候很七十幾年,你們大概不知道,六十幾那時候,台灣經濟真的很起飛,就在民國七十年初,那時候,我最難忘就是每年,就是說訂單排得很滿,一大堆,啊每個月每年固定給員工去旅行,啊每年都有摸彩,摸彩給大家,啊每年我們周年慶在六月十六號,他們也都周年慶,那時候真的訂了周年慶,是說開了一年不倒紀念日,一開始什麼都很生疏啦,開一年就算一年,後來說耶第二年,大概開了說第二年不倒紀念日,後來說七八九年,耶,還是作很順啊,啊後來為什麼會比較差,就是差不多民國八十幾年那時候,景氣有稍微差,這個大環境影響也差這樣子,民國七十幾那是最好的,那你們可能是剛出生啦,那時候經濟很起飛,那時候高速公路啊,整個十大建設都作得很順利,那時候十大建設知道嗎?那時候全部都一起開放,高速公路那時候六十幾年通車,那時候高速公路通車帶動整個經濟很好,帶動陶瓷產業,那時候各行各業都不錯啊,啊所以說才是一直說作得很好,延續下去,那時候也是賺了錢啦,那現在當然是說沒有那時候環境那麼好了,就很平平淡淡了,但是這個東西就是覺得說還是很有念舊啦,這種日子就還是一直這樣,對啊,因為民國七十幾年那時候大環境真的是很好,那時候我們燒的東西真的供不應求,我們這個窯的時候,在燒的時候,我們燒晚上,今天早上八點燒窯,燒一個…燒十二個小時,早上八點燒到十二點熄火,然後降溫的時候,慢慢降溫要幾個小時,今天早上八點要燒到晚上十二點,所以連要降溫,等於要隔天的五六點,溫度才慢慢降溫,那時候開窯的時候要慢慢,不能一下就破出來,要慢慢來,不然冷熱對收會爆…爆炸,他有段時間是生意很好,大家有時候是要搶那個喜歡那個,一些廠商在差不多五六點就在這裡等,等等等貨,那時候風光時就是這樣,啊冷卻的時候不能急,啊客人又等,然後給他加…快點冷卻啊,那時候延續好像一年的時光,那時候生意作不完,作到沒貨,早上廠商拿到貨就先來這裡等這樣,有貨就直接拿,那時候就是說外銷以後,本地的廠商他要拿去賣,那時候就,就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都這樣,那時候我還天天加班,我晚上到十點,六點就又開始作了,人都有一段那個最輝煌的時間啦,那陣子過了就,不會常常有啦,人就,我就那幾年生意特別好,作到人家都來這裡等,有的還從南部開車來,從高雄開到這裡三四點了,在這裡睡覺,睡到天亮拿了貨再回去,呵呵呵,因為他們南部作生意,作生意要用到這種東西,他們是作夜市的生意,作到十二點,開車來這裡三四點,在這裡睡覺,到五六點天亮然後載貨回去,那個體力那時候他們算年紀還好,可以開來開去這樣,像我們差不多超過了五六十歲體力就沒有那麼衝勁了,人在作這個的時候就會到一段煇煌期,煇煌期一過去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有了,呵呵,
黃:那時這裡就以陶瓷業最興盛嗎?
陳:那時候整個大環境非常興盛,各行各業,包括像我們的,比如說我們這個行業,一定要有箱啦,保麗龍包裝,那時候我們大家都互動啦,那個叫貨車生意也好,我們貨車也要運貨,還有紙箱,還有包裝,這些行業都有連帶關係啦,比如說那個叫貨車,他的貨他的貨車都沒有車子了,還要到找別家,別家說他沒貨,我們請別人運到包裹行去要趕貨,連貨車進得都連時間都排不出來,呵呵,啊一段時間,那個民國七十幾年那時候股票在上漲的時候,大家都在這個行業,大家都進到股票市場裡去,民國七十七年的時候,那全台灣都在作股票,哈哈,知道嗎?那台灣很風靡啊,那有些真的有些真的行業要真的要叫什麼工人來作什麼,都找不到工人,哈哈,真的耶,七十七年那時候股票在…大家都家家戶戶在玩股票,你大概是小時候有印象,聽大人講才知道,全台灣都這樣,真的,我們那時候要叫要作什麼工,真的都叫不到,都不要作什麼粗重的,那個土要搬運啦,都沒辦法,有時候自己作,呵呵,那一兩年請不到什麼工人,那之前,在民國,剛開始的時候,真的要請工人很容易請,那時候工人,都會有人問有沒有欠人,啊後來後半段時間,真的我們登報紙要請人請不到人,那時候不用登報紙就有人隨便來問,都會走進來問,說你這裡有沒有欠人,要作什麼,這樣子,徵工讀生,在民國六十幾年七十年那時候,後來一般,有一段時間,七十八年以後,那時候七十幾八十年時候,真的要請工人,登那個欠工人,連登那個小廣告都沒有人打電話來,有工人也請不到,那時候你說股票那時候,大家好像都作服務業,好像都喜歡去作服務業,我們這種好像說粗重的那個泥土要搬的工作好像沒人,好像大家不一定想作這樣子,大家喜歡去作那個像比較輕鬆的工作那樣,那段時間是這樣子,後來就是說,總是自己要克服啊,沒有沒有請不到人就自己作啊這樣子,所以說,作自己作負責人也有輕鬆的一面也有辛苦的一面,請不到人也要自己擔起來作,人家趕貨,你客人供應不來怎麼樣,你也要自己擔起來這樣子,各有一面啦。
黃:陳先生,那我想請問一下,到大陸設廠是八十五年左右,那剛開始是怎麼樣的情形?
陳:對,那時候又一個波段開始,還好,不過,那時候是說,我這個錢,轉送給那個,轉給那個那裡二個負責人,也是那時候我自己要找房屋,我把錢全部都交給那兩個負責人,剛剛就是說幫忙那裡的第二負責人就對了,作業怎麼作,就是負責那裡工人的作業情形,把他管好,等於說那裡,我叫他作那裡的老板就對了,資金是我出的,請他委託他作那個作廠長就對了,那兩個人這樣子,那我這裡是有發一些訂單啦,幫他們設計啦,發給他們,他就幫我去處理,處理之後看是交給當地的那個工人去作這樣子,目前我有那裡有差不多三十幾個人,那時候我這裡,當初我這裡最多也不多二十幾個,因為場地不是很大啦,啊那裡現在好像是比較大,然後作燒窯畫圖的比較多,都是當地的人,現在工人那裡價錢也比較便宜啦,現在作得還好,蠻順的啦,效率有比這裡好,他們也是有他們的設計人材啦,各方面的人材這樣子,當初是說他們,也是說我們太高,他們那邊算是不錯的價錢,因為這個還算是有技術性的,有技術性的。
黃:那在大陸作的話也是以這個為主嗎?
陳:對,都是以這個為主,像這個,大陸都是常常會生產的,上面這個是我們燒的,啊上面那個是他們燒的,那個格調就跟我們不太一樣,比較卡抽象啦,比較粗一點的東西。
彥:那陳先生是不是可以請你帶我們參觀一下後面的展示。

(參觀完就結束訪談了)



本篇新聞文章來自 金象藝術陶瓷有限公司
http://www.jsp168.com

本篇新聞文章的連結網址是:
http://www.jsp168.com/article.php?storyid=13